詳細信息

在安全月里想說的話

發布日期:2015-07-08 , 點擊數:4307
【字體:   保護視力色: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色)
 作者介紹:李景福浙江造船有限公司HSE部副部長,注冊安全工程師。曾榮獲公司2012年度優秀個人 “季度之星 2012年度省職工安全生產合理化建議三等獎;2012年度寧波市安全合理化建議十佳金點子獎等20多項榮譽。公司2010年獲寧波市“安全生產先進企業”稱號;2011年通過DNV體系審核;2012年通過“國家二級安全標準化企業”認證;2013年獲寧波市首屆安全生產論文優秀組織獎;2014年獲寧波市“安全教育培訓示范企業”稱號。自2007年至今,他一直從事公司安全生產管理工作,對安全生產有著的豐富的實踐經驗和深刻理論思考。

 
 


在安全月里想說的話


李景福


一、“逮住就罰”并無過錯

4月份,公司安環部開展下班后氣源使用違章專項治理,對于在下班后沒有拔掉氣源、沒有將割刀皮帶拖出艙室的現象,按照公司制度規定,對查出的幾處隱患均按規定做出了處罰。但有不少人表示不滿:“我皮管末端已經綁扎,不會漏氣的,以前也有幾次這樣做,你們不罰,怎么這次就要處罰?再說還有其他人肯定也沒有拔掉氣源,你們怎么沒有處罰到?”

違章陋習的形成與“法不責眾”觀念直接相關,違章者自我安慰:我只是偶爾所謂“表象違章”,但做了應對措施,沒有漏氣。平時作業者可能圖省事,把氣管末端綁扎住,下班后氣管便不拔出氣苞,也沒有被逮住過。于是,逐漸形成了部分人遵章意識缺失的局面,也因此,違章作業者“為啥罰到我了”的質問就變得振振有詞,安全員從嚴監管也會遭遇“不夠人性化”的誤解。

事實上,安全執法“逮住就罰”或“逮住誰就罰誰”并無過錯。因為企業的安全管理是需要成本的,對于危險作業違章行為,企業不惜人力、物力、財力,一定要嚴肅處理,是因為違章行為對生產安全秩序的破壞已經超過了安全管理成本,在這種情況下,應當實現生產安全利益最大化與安全管理成本之間的平衡;而對于一般違章行為,安全監管不可能面面俱到,通過“打擊少數人,教育一大片”來實現生產安全利益最大化與安全管理成本之間的平衡,也是每個企業安全監管的一種常態。

“人性化”是安全管理的價值取向之一,但管理“人性化”不是從輕處理。“治理危險作業違章”應該用重典,這種重不在處罰之重,要罰當其過,在于對危險作業違章行為“零容忍”的態勢之重。只有通過對規則的強制執行,使每個作業人員把“安全規章”內化為自身行為規范,逐步實現從“要我安全”到“我要安全”的轉變和認知,才能最終實現井然有序的安全管理氛圍。

二、不能總讓安全人員“多諒解”

近日得空,重翻了2014年上半年的《春和報》(春和集團內部報刊)。重讀了刊登在330日題為《作出處理后,別忘了“情味”管理》這篇文章,文中寫到,一名老師傅因為兩次違章跨船,兩次請求安全員給予諒解。安全員董廷武對于老師傅第二次違章“剛性”執法后,又進行了“有情味”的管理救濟和補充,我很贊同;但對于類似于老師傅這種連續兩次違章后,還總是想著請求安全人員“多諒解”,我是有看法的。

安全人員時常會聽到這樣一些話:“工作太忙了,因此沒有做到位,希望能諒解”、 “我不是故意的,這次是不小心,希望能諒解”等等。相互諒解可以促進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合作,但是如果放在安全管理上,卻反映出相關方對安全的懈怠和隨意。如果檢查者和被檢查者在此時達成諒解的“共識”,往往會滋生被檢查者的“放縱意識”,日后一旦造成嚴重后果會被更多的人不諒解。

   對于被檢查者來說,“多諒解”是一種對自我要求的放松。如果有寄希望于安全人員多諒解,那么在執行安全規章制度時,難免會有打折扣的行為。安全管理中任何語言的解釋都不能消除違章行為的危害性。安全隱患一旦出現,就必須立即整改,有時稍有拖延便會釀成大禍。如果明知安全生產受到威脅,還希望通過解釋獲得諒解,就更加反映出其對于安全管理的重視不夠,安全生產意識不強。螻蟻之穴,潰堤千里,如果這個時候不采取剛性執法,還容忍解釋和諒解,那么誰將為以后的潰堤買單?

  對檢查者來說,“多諒解”是一種對檢查職責的缺位。安全人員發現影響安全生產的行為后,不管客觀原因如何,都不能輕易地去諒解。唯有不諒解,才能引導相關人員轉變意識;唯有不諒解,才能堅守安全作業標準,查處安全隱患;唯有不諒解,才能維護安全規章的“剛性”原則。

生產作業人員唯有不爭取被諒解,人人才能嚴格執行規章制度,自覺養成安全生產行為;安全管理人員唯有不諒解,才能確保安全管理的嚴肅性。諒解如果形成一種氛圍,將影響“零容忍”安全文化的形成,“零容忍”就要求 “零諒解”。安全管理就需要“眼睛里容不得沙子”,而不是面對違章和隱患,相互達成諒解,制造和氣;更不是礙于人情和其他原因而妥協退讓。

 

三、讓他一個人承擔責任合理嗎?

今年218日,下午14點左右,總組在吊裝6#58k 303c分段定位后,當起重工進行卸扣拆除時,發現實習生劉某要從“分段”下爬到“內底板”上面,及時予以了制止,并告訴他不要上到“內底板”,但當卸扣被拆除時,劉某突然把手抓到“內底板”上,鋼絲繩受力拉著掛扣劃過來,將劉某左手大拇指碰傷。

事發后,安環部成立事故調查組對事故進行深入調查,對事故的目擊證人和事故班組相關人員做了問詢,當我們問到班組甲某有關事故情況時,他說:“當時我看見實習生某某在“分段”旁邊,就告訴他離開,看見他也走了,但當脫鉤時,誰想到他怎么又往上爬呢!這是他自己的原因,真氣人。”我們接著又問詢了班組其他的人員,發現他們都一致認為,就是由于劉某自己不聽勸告,私自攀爬分段導致事故的發生。最后,我們聯系到了在醫院里面治療的受傷員工劉某,讓他談下事情的經過,他說:“這真的是我自己的原因,跟我師傅和班組的其他人員沒有關系,我愿意承擔責任。”

事故調查到此時,表面上看已經很清晰明白了,就是由于實習生劉某個人的原因導致此次事故的發生,而且在事故部門,很多人也認同這種分析,將責任歸咎為實習生個人原因,況且,受害者本人也認錯了,更愿意承擔責任。

如果從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來講,由于個人的不聽勸告、違規違章,導致事故的發生,是沒有錯!但是,直接原因并不是在任何時候都完全等于主要原因,更不能構成引起質變到量變的主要矛盾,抓不住事故背后的主要矛盾或者說主要矛盾得不到解決,這種類似的事故以后還會發生。

根據事故的“因果理論和連鎖理論”,引起事故發生的誘因,不可能是唯一的(只有一個),我們應該科學地從各個方面來分析認識:第一,從人的不安全行為來看,可以考察員工當天上班的精神狀態、持證上崗情況、紀律和操作規程遵守情況、個人作業禁忌情況等等,此次事故中,劉某不聽勸告、違規違章,是事故的誘因;第二,從物的不安定狀態看,可以考察設備設施的安全防護情況、維修潤滑保養情況、檢驗及報廢情況、警示及信號裝置安全狀況、技術工藝新舊和淘汰情況等等,此次事故中,起重作業使用的各種吊具鎖具符合安全技術要求,也進行了定期點檢,不存在有構成事故的誘因;第三,從作業環境的狀態看,可以考察作業場所和施工環境中的照明情況、安全通道的設置情況、材料器具的碼放情況、作業現場的警示情況、有無環境突發及不可抗力情況、應具備的善良的視覺聽覺感知情況等等,此次事故中,起重作業現場沒有拉設警戒旗,也沒有在作業步驟中吹警示口哨,構成了事故發生的誘因;第四,從管理的方面看,就更多了,可以考察制度和規程的完善情況、安全教育培訓情況、作業前的安全交底情況、作業中的安全監護情況、師帶徒的管理落實情況等等,此次事故中,師帶徒的監管交接不明確、作業現場監護缺失和不到位、脫鉤時沒有對周圍狀態進行確認、作業前沒有進行必要的安全交底等,都可構成引發事故的誘因。

在“多米諾”現象中,如果最后一個“骨牌”倒下(可將這張牌比喻成事故的發生),那么,它前面的任何一塊骨牌都可以成為引發“最后一塊骨牌倒下”的誘因,也就是說,我們如果要防止最后一個骨牌倒下,就要想辦法控制之前的任何一張骨牌,而不是就只控制它之前的一個或幾個,由此可見,我們在看待分析問題的時候,不能只是看到一個點,而是應該系統性的對問題進行分解,控制“多米諾”現象中的任何一個異常預期和環節,從各個方面來制定防范措施,然后分析直接原因、間接原因、主要原因和次要原因,找瓶頸和各種矛盾,進行針對性地解決,如此,既系統也可做到本質化安全建設。

 

 

四、要把隱患當事故來處理

 

今年524日周六,在二期中組平臺發生一起觸電險肇事故,某勞務公司一名工人到配電箱接線,將頭伸進配電箱內,后腦勺接觸觸電,后經現場及時心肺復蘇,安然無恙。經查實,該員工沒有電工證,私自接線,違章操作。

事情僅僅這么簡單嘛?面對類似危險作業違章,容不得半點麻痹大意,事情必須查個水落石出,要把隱患和險肇當做事故來處理,方除其根蒂,否則就等同于養虎為患。

螻蟻之穴、潰堤千里,要防止險肇和事故的發生,必須根據事故的因果連鎖理論和安全事故法則,深刻分析、找出事件的內在聯系和本質原因,從根本上去解決問題。經深入了解發現,由于編制等方面的原因,部門電工資源不足,該中組平臺,竟然沒有配備專業電工,僅就旁邊的1#車間而論,才配備了一個專業電工。電工作業屬于特殊工種作業,根據實際用電作業情況,1#車間必須配備2名以上值班電工作業,據測算,該部門至少缺編專業電工4名以上。

該員工違章,法不容情,理應接受處理。但從事故的因果連鎖理論上講,該員工私自接線,也有無奈之實,違章作業當屬“小蒼蠅”,該打!但是導致他違章的原因---“專業電工資源不足”,這屬于部門管理的隱患,是“大老虎”,更應該打!此“虎”不除,后續違章還會有。

把隱患當事故來處理,逃避問題是蠢事。年后開工2個多月了,部門電工資源不足,為啥還沒有及時得到解決?此話一問,一些聲音就出來了:“什么編制問題”!“什么我們也提了,沒有得到批準”等等,暫且不驗證其真偽,在我看來,這都是逃避問題的表現。危險作業對策資源的落實,屬于原則性的防范,無論是沒有把事情講清楚、還是溝通協調不善、或者是不作為等導致電工沒有配備,都屬于愚蠢的逃避行為,這才是唯物的辯證認識。

把隱患當事故來處理,解決問題是大事。針對此次險肇,在5月份安全例會上,安環部把事情反饋出來,在談到防范對策和措施落實的時候,張培仁副總當即拍板,各部門要根據安環部要求,針對用電作業的實際情況,配足專業電工人員。

安全生產要形成閉環管理,就必須樹立“一切隱患皆事故”的理念,要把隱患當事故一樣去追查,發現問題立即處理,運用系統性的思維,去解決主要矛盾,不要只打蒼蠅,老虎才是最可怕的。

五、要學會分工與協同

2014年年8月份,我寫過一篇題為《幫著幫著,就成了他的分內事》的文章,講述的是在工作中要職責明確,學會分工。但最近我又碰到了一件事,覺得應該再寫一篇《分著分著,就成了他的分外事》,要重點闡述一下分工不分家。

有一名主管張三(化名),負責某生產現場的監督管理,一天他對我說:“我是負責現場管理的,我只做我的崗位說明書上面寫的,其他的我概不負責”。這句話聽著也貌似不錯,他接著說:“我感覺現場其實還缺什么操作規程,還缺什么管理制度,但是綜合管理科沒有制定,那我是不會管的,出了事情我不負責”。聽到這里,我倒是覺得有些懵了,這種思維也太“官僚”了吧!既然知道有漏洞,為啥不及時提出來,跟蹤提請改善呢?非要等到其他職能科室自身認識到?那我們的協同、提醒、配合的義務又到哪去了呢?

像這種類似于一個制度或操作規程沒有建立的事情,是一個企業發展過程當中必然要經常面對的,作為執行層,如果當決策層還沒有認識到時,難道執行層就沒義務提出來嗎?在一個團隊內部,一榮俱榮、一損俱損,如果因為一個制度或操作規程沒有建立,導致生產運營出現異常,損害的是大家共同的利益。所以,就要求成員要具有團隊意識、集體意識和大局意識,不能太過于本位主義。工作當中絕對地分出個不是你的、就是我的,那么,很多職責交叉的工作怎么辦?

如果分工比作肉,那么協同就是骨頭,沒有骨頭,再好的肉也是一堆爛泥,無法發揮效用,要骨頭,是為了把肉很好地支撐起來、統一起來;當然,沒有肉,再多的骨頭也不具有生命力。所以,在一個團隊內部,如果大家過于分工,缺少協同配合,就會影響團隊的凝聚和創新,如果任其發展,也會形成組織運行的畸形或內傷。

打印
甘肃体彩十一选五投注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