詳細信息

韓安平:保安全是我終身不懈的追求

發布日期:2017-08-14 , 點擊數:1732
【字體:   保護視力色: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色)

韓安平:保安全是我終身不懈的追求

我叫韓安平,安全的“安”,平穩的“平”,是鎮海煉化煉油五部Ⅱ加裂裝置的安全員。5年操作工、10年班長、25年安全員,這是我在鎮海煉化工作的足跡。似乎與我的名字有關,40年來,我一直在一線從事安全生產,保障裝置安全平穩成了我終身不懈的追求。

剛進廠時,我被分配在重整車間。由于能吃苦、肯鉆研,進廠半年就被評為廠里的先進生產工作者。這讓我對工作更充滿了激情,五年后我當上了班長。

當班長期間,有一件事,讓我至今仍記憶猶新。那是1988年11月的一個夜晚,班員發現,加熱爐入口管線上的壓力表爆裂,60多公斤壓力的油氣大量噴射,情況危急!作為班長的我,果斷命令熄爐,并向爐膛通蒸汽,防止由于爐膛負壓,吸入油氣回火爆炸。由于我們處理得當,避免了一起重大事故的發生,班組因此獲得集體嘉獎,我被廠里記三等功。

幾十年間,我和同事一起,成功處理了大大小小險情80余起。

每當有人問我:“韓師傅,危急時刻,你咋不慌張,還能正確判斷、冷靜處置呢?”我總是對他們說:功在平時,只有練好了基本功,夯實了“三基”,心里有底了,關鍵時刻才能沖得上去! 

上班后,我就有記工作筆記的習慣:今天做了什么?有什么感悟?有什么問題?大大小小記了26本筆記本,累計超過五十萬字。從中積累了許多工作經驗,現在我已用這些素材編寫成各類教材,有對操作人員的,有對技術員的,還有對施工單位管理人員的。在快50歲時,我和100多位年輕人一起備考國家第一批注冊安全工程師,那一年,只有6人通過,我也在其中。記性或許差了,但好學勁頭沒丟!我想,對于石化人來說,傳承的不僅是知識和技能,更是石油石化優良傳統和作風。

回想過去,我深切地體會到,保安全必須精業務,強“三基”是最基礎的傳承,持續學習是最根本的保障。

同事們說我是排查隱患的“福爾摩斯”。工作40年來,我發現隱患13500多個,平均每年超過300個。其實我也沒什么秘籍,只是比別人多了一份責任心。多一份責任心,自然就會多一份細心、多一份安全。

Ⅴ加氫開工初期,我發現泵區頂棚彩鋼瓦上有幾只腳印,推測有人不愿爬直梯,直接踩頂棚穿越、走捷徑。我沒有放過這個“蛛絲馬跡”,立馬將空冷邊上的直梯都改成斜梯,既方便了操作工日常巡檢,也杜絕了操作工因違章發生墜落的可能。

開作業票,是每個安全員的基本工作。當安全員以來,我開出的火票、受限空間作業票超過3萬張,無一發生事故。有一次,Ⅴ加氫壓縮機級間冷卻器需要動火,班組人員置換了一個晚上,采樣分析合格。我問了采樣時系統內的壓力和采樣位置,立即想到還有凝液,于是我用可燃氣體檢測儀選擇低點檢測,果然發現檢測數據嚴重不合格。在我看來,保障每張作業票的安全就是我的責任。

回想過去,我深切地體會到,保安全是個精細活,負責是最鏗鏘的態度,嚴謹是最有效的標準。

安全是一個說“不”的專業,對施工單位說“不”,對同事說“不”,對自己說“不”。

2012年裝置大修時,我發現一名作業人員未掛安全帶在高空橫梁上行走。我立即制止了他的作業,約談了他們的主管人員,并對違章者作出開除處理,勒令施工單位停工整頓。在當時工期、人員緊張的情況下,這樣的處罰似乎不合情理,但我覺得安全管理必須這樣。這些年,與我們相關的施工單位大都被我罰過。

Ⅴ加氫開工期間,我在現場巡查,一名施工人員忽然跑過來,激動地拉著我說:“韓師傅,這次真的要謝謝你,要不然我腦袋非摔壞不可!”原來這名施工人員,上午在現場干活沒有系安全帽帶子,被我發現后勒令他扣好。沒想到,當天下午他在干活時,不小心從催化劑桶上摔了下來,幸虧扣好了安全帽帶子,這才避免了腦部直接撞到地面。

安全管理,當不得“好人”、“善人”,而要敢唱“黑臉”,該出手時就出手,這才是“大愛”!

想要對別人嚴起來,首先要嚴管自己。當安全員以來,我沒有拿過施工單位的一分錢、一張卡,沒有私下吃過施工單位的一次飯、收過一次禮。有一次,一個施工單位拿了近萬元的超市卡,想讓我牽線搭橋跟整個團隊“表示”一下,我當場拒絕。這些年,有人勸我離開一線清閑一下,有人勸我看開一些放松一下,也有人拉我到周邊企業去多賺些錢,但我都謝絕了。

回想過去,我深切地體會到,保安全就得嚴管理,遵章是最基本的原則,嚴格是最切實的關愛。

大修時,我好多次半夜里想到現場可能存在的風險,立馬從床上跳起來,記錄下來、或者直接告知還在現場的技術人員。妻子老說我“神經質”,她說:“我看裝置才是你家,要是有下輩子我是不會和你過了。”我知道,這是她抱怨的話,其實她心里是想讓我多陪陪她。

今年的1月1日,是我和妻子結婚32周年,有個時髦的說法叫“珍珠婚”。妻子對我說:“這32年,雖然辛苦了點,但安穩!下輩子看樣子還得和你過”。

這些年,13套新裝置的開工,我沒有缺席;20多次的裝置檢修,我也沒有缺席。可我缺席了,人生中的一件大事……2003年5 月母親患癌病情惡化,住進了醫院,當時正值PX、四重整中交,裝置開工十分繁忙,久病的母親懂得我的心思,寬慰我說:“我的病情我自己知道,也就這樣了,你的工作要緊去忙吧,別耽誤了。”于是,我每天白天先去上班,下班后就直奔醫院去陪護。可沒想到的是,母親在一個大白天就這么快走了,接到電話我急忙往回趕,也沒來得及在身邊送上最后一程,沒能說上最后一句話,很愧疚、很遺憾。古話說,忠孝難兩全,那時我可是拼了命想要這兩“全”呀。

在過去的幾十年間,我一直在努力做好人和物這兩方面的安全工作,在裝置出現危急時,我總能沖在最前頭進行果斷處置,在裝置安全生產出現難題時,我總會想方設法予以解決。周圍的同事和領導也都十分信任我, “有困難,找老韓”,這是對我這些年工作最好的獎勵。

企業的發展需要后繼有人,這些年我帶過十多位徒弟,這些徒弟大都成了生產骨干,有些已成為經營管理者,這些年我培養介紹了二十來位優秀青年入黨。

這些年我一直得到組織上的教育、培養、幫助和關心,我對黨、對公司有著深厚的感情,覺得自己沒做出多大的貢獻,組織上卻給了我很多、很高的榮譽,內心非常感激。

離退休只有最后一個月了,我還有很多事想做,我要珍惜在崗的每一天,為裝置安全平穩運行站好最后一班崗,因為鎮海煉化是我的家,一線是真正適合我的舞臺,保護裝置安全平穩就是我終身無悔的事業!另外,作為一名老職工老黨員,我有責任也有義務繼續做好傳幫帶工作,傳承知識和技能,傳承石油石化人優良傳統和作風。

渣油加氫新裝置建設和開工我早已退休,但我已答應負責渣油加氫新裝置建設和開工的領導的邀請,參與詳細設計審查,為新裝置開工出謀劃策,當好顧問,為打造“實力、活力、魅力”鎮海煉化盡自己的微薄之力。

 

 

打印
甘肃体彩十一选五投注技巧